刘先生

安徽

“在我见到陈国志医生之前,我几乎是在进行最大限度的止痛药治疗。在过去的两年里,我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家里。我花了很多时间在床上,因为躺下可以缓解疼痛。我的生活质量没了。我已经试过注射,神经灼伤和物理治疗。什么都帮不上忙。我当时急需手术。


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